• 2015

  • 01-10

  • 02-10

  • 03-10

  • 2016

  • 01-10

  • 02-10

   
中国廉政法制研究会 
 
南方夫子 儒礼弦歌
来源: 中国纪检监察报 | 作者: 曹子未 | 发布时间: 2022-06-16 | 8 次浏览 | 分享到:

       江苏常熟有一条小巷叫东言子巷,宽仅一丈余。言子旧宅就在小巷的东段。这座讲述先贤言子故事与言氏家族发展历程的黑瓦粉墙平房,现已作为常熟市政德教育基地。深蕴其中的言子政德理念,经历时间的洗礼,馨香低回,芬芳萦绕。

  言子名偃,字子游(公元前506年-公元前443年),是“孔门十哲”之一,常熟人。言子22岁时,北上就学于孔子,并跟从孔子游历诸国;26岁出仕鲁国武城宰,有“民乐弦歌爱言偃”之誉;暮年时返回故里,在家乡一带以礼乐教化乡民、传道讲学,被尊为“文开吴会”“道启东南”“灵萃勾吴”的“南方夫子”。言子63岁赴青溪(今上海奉贤)讲学,使青溪成为“海滨文墨之区”,据说上海奉贤这个地名便是纪念言子的,取敬奉贤人、见贤思齐之义。

  言子曾被鲁国任命为武城宰,宰的官职相当于县令。言子任官的武城并不是今天山东德州的武城,而是个坐落在距曲阜150多公里的沂蒙山的崇山峻岭中的军事重镇,是曲阜的一道南部屏障,依山面水,壁垒森严。言子登城观瞻,深为这座坚固城池的险要所惊奇,也为这座文化生气淡薄的偏远孤城而叹息。此情此景,让遵循孔子“学而优则仕”思想的言子更增添了施展政治抱负的宏大志向。

  治理武城期间,言子谦卑理政、知人善任、惠民为民,使得武城一跃成为鲁国名邑。孔子来到武城考察,听到弦歌之声,打趣问他:“割鸡焉用牛刀?”言下之意是,武城这个小地方,用得着以礼乐教化吗?言子却以为人人都应知礼,孔子对此十分赞赏。言子所推行的“弦歌之治”,总的纲领是学道爱人,而目标是庶(人口兴旺)、富(生活富裕)和教(教育发达),蕴含着敬德保民、崇礼尚和、选贤任能和清廉自律四大政德思想。

  敬德保民,注重富民安人。记载言子与孔子对话的《礼记·礼运》阐述了儒家“大同”和“小康”的社会理想,是心怀广宇的天下观和理想社会的大道观的体现。言子将这一思想运用到从政实践中,要求武城大夫从政治军,不能只是一介武夫,应该懂得敬德保民的道理,并在宰署中对他们进行德教。同时他告示居民,应送子弟入学,教以《诗》《书》,诵之歌之,弦之舞之。言子公余之暇,也亲自登堂讲学。言子奉行的惠民政策,使得武城政通人和,老吏无不佩服。

  崇礼尚和,注重礼乐教化。言子提出,礼在公德和私德建设中的价值为“领恶而全好”,即去除丑恶而保全美好,通过礼治实现美好的社会生活,通过礼义保全美好的修为品行。言子理政主张官吏之间要“和”,但这种“和”不是做表面文章,一团和气,甚至于沆瀣一气;不能只是隔靴搔痒,不痛不痒,抑或顾及面子,点到为止。言子还主张各国之间保持“和”的关系,给边境地区人民的生产和生活创造了一个安居乐业的和平环境,武城在春秋末期乃兵家必争之地,而言子使其成为了乱世中的一片乐土。

  选贤任能,注重德才兼备。选人用人是治国理政的关键所在,言子认为要以礼选人,以才取人,不拘一格降人才。当时武城有一个叫澹台灭明的人,相貌凶恶,孔子认为他无法成才,但言子却发现他走路不抄小道,不是公事从不随意拜访别人,处事光明正大,这都是很好的品质,于是予以信任重用。澹台灭明辅助言子治理武城,后又游学吴楚,在南方一带很有影响力。朱熹曾评价说:“持身以灭明为法,则无苟贱之羞;取人以子游为法,则无邪媚之惑。”

  清正廉洁,注重严于律己。《礼记·檀弓上》中记载了言子准确转述孔子“速朽速贫”思想的故事。曾子说:“我和言子听夫子说过‘丧欲速贫,死欲速朽’这句话。”有子认为这不像夫子说的话,但这确实是夫子所言,言子把详细的情节说出来了:“从前夫子住在宋国,看见桓司马为自己建造石椁,耗费三年还没完成,夫子说‘像他这样的奢侈,死了不如快点腐烂的好!’夫子说速朽是针对桓司马的。南宫敬叔失官返回鲁国,必定带着财宝贿赂权贵。夫子说‘像他靠财宝谋官位,丢官了不如快点贫穷的好!’夫子说速贫是针对南宫敬叔的。”言子不仅将孔子的清廉思想传承了下来,在为官做人时也是严于律己。

  言子的政德精神深深影响了常熟这座城市。两千多年来,常熟名贤辈出,绘就了儒礼弦歌赓续相传的生动图谱——有“冒死三疏,名垂天下”的蒋钦、“履方居约,敬慎廉直”的吴讷、“富不爱钱,利在天下”的钱昕、“为政以德,崇文重教”的杨子器等。这些人物在历史的经纬线上灿若星辰,他们的清风劲节薪火相传、历久弥新,持续滋润着一方水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