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

  • 01-10

  • 02-10

  • 03-10

  • 2016

  • 01-10

  • 02-10

   
中国廉政法制研究会 
 
四川省汉源县政协原党组书记、主席葛礼宏严重违纪违法案剖析
来源: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 作者: 管理员 | 发布时间: 2023-08-23 | 178 次浏览 | 分享到:

  葛礼宏,男,1973年4月出生,1992年12月参加工作,1994年4月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四川省汉源县双溪乡党委书记;青富乡党委书记;县政府办公室党组书记、主任;县委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县委办公室主任;县政府副县长;县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县委常委、县政府常务副县长;县政协党组书记、主席。

  2022年2月,葛礼宏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雅安市纪委监委审查调查并被采取留置措施。2022年8月,葛礼宏被开除党籍和公职;涉嫌犯罪问题被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所涉财物一并移送。2023年5月,葛礼宏因犯受贿罪,被依法判处有期徒刑七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四十万元。

  “我在哪里,哪里就是中心”,葛礼宏曾这样描述自己。在自我加持的“光环”中、在不法商人老板们的追捧下,葛礼宏内心膨胀自负,行为嚣张跋扈,在公与私、是与非、义与利面前方寸尽失、原则全无,最终作茧自缚,自食恶果。

  痴迷赌博,牌桌成利益勾兑平台

  1997年,葛礼宏退伍回到汉源县工作。彼时的他意气风发,立志要在家乡干出一番事业。在工作条件艰苦的双溪乡、青富乡等山区边远乡镇,他一干就是10年。

  时间一久,葛礼宏感觉工作条件的艰苦虽能忍受,但生活的枯燥却难以排解。渐渐地,下班后打牌赌博成了他彼时的消遣方式,久而久之演变成乐此不疲的嗜好,一有空就要来上一场。在牌桌上,那种“抿上一口茶,摸牌切字,仿佛调兵遣将;断上控下,恰似运筹帷幄”的感觉让葛礼宏沉醉其中,特别是手气好的时候,一场牌打下来,可以赢到自己一个月的工资,这种满足感更是让他愈发痴迷、难以自拔。

  2009年,已经回到县城工作,处于事业上升期的葛礼宏被调离汉源县政府办公室党组书记、主任的岗位,这令其不解的职务调整背后,正包含着组织警醒他不要贪赌的良苦用心。然而,到了新的岗位,葛礼宏表面有所收敛,私底下依然我行我素,始终认为打牌不过是消遣,是小事小节,没什么大不了。

  葛礼宏爱好打牌,一些不法商人老板便围绕在他身边,精心组织的“牌局”不断。50元,100元,再到200元,葛礼宏的牌越打越大,“牌局”越来越热闹,“牌运”也变得越来越好,从开始的有时输多赢少,到后来的赢多输少,再到只赢不输,俨然成了牌桌上的“常胜将军”。即便有时候“手气”实在不好,牌局结束后,商人老板也会悄悄把钱退还给他。

  如此明显的“放水”行为,葛礼宏自然心知肚明,可是一个赌徒,怎能拒绝得了“赢钱”的诱惑呢?打到兴起时,老板们提出的各类请托事项,葛礼宏是照单全收、爽快答应,小小的牌桌成了利益勾兑的平台、腐败堕落的温床。

  党员干部参赌,尤其不能容忍。有的党员干部无视党纪国法,痴迷赌博,不但影响工作、影响家庭和睦,而且损害党的形象,败坏社会风气。更为严重的是,赌博还可能成为行受贿的“遮羞布”,一些人以赌博名义搞起了“变通”,让党员干部“逢赌必赢”,赚得“盆满钵满”。葛礼宏便是如此,他在牌局中“战无不胜”,却不曾想,人生这副牌他已经输得一败涂地。

  以利相交,朋友圈变“贪腐圈”

  从乡镇和县级部门“一把手”,到县委政法委书记、县政府常务副县长等重要岗位,葛礼宏职务在升迁,手中权力也逐渐增大,这让他成为许多不法商人眼中值得长线投资的“绩优股”。

  眼里识得破,肚里忍不过。葛礼宏明知商人老板们接近自己的目的不纯,但在隔三差五的吃请和茶楼牌桌的娱乐中,他还是跟商人老板们“玩”在了一起,甚至精心搭建起了以利益为“黏合剂”的腐败圈。在这个“圈”内,老板们尊奉葛礼宏为“大哥”,对他鞍前马后、前呼后拥。这种“无论在汉源还是在成都,我在哪里,哪里就是中心”的感觉令葛礼宏十分着迷,也令他对纪律规矩置若罔闻,甚至明目张胆破坏。

  不过,想进“圈内”,成为葛礼宏的“朋友”并不容易,他有着自己的“交友”标准。

  “靠得住”“懂得起”是最基本的要求。葛礼宏与汉源县个体老板任某认识多年,交情匪浅,看重的就是他“懂得起,知感恩”。平日里,任某对葛礼宏照顾得周到备至,小到逢年过节时的红包礼金,大到几万元的赌资、几十万元的炒股本金,他都会源源不断主动奉上。“朋友”如此“懂事”,让葛礼宏非常满意,作为回报,他在多个公开场合为任某站台说话,帮其承揽了县内多个工程项目。

  除此之外,“能控制住”在葛礼宏看来也十分重要。2019年,他分管的汉源县工业园区一家公司与某企业在砂石合作项目中发生纠纷。该企业负责人李某闻讯赶来处理,几番周折后,李某主动向葛礼宏服软示好,希望在解决纠纷过程中得到关照。眼见李某识趣,葛礼宏的态度也由先前的“铁面无私”到后来主动“徇私”帮忙,他积极帮助李某清退第三方公司,为李某的企业提供全方位关照。事情解决后,李某先后送上“感谢费”共计100万元。考虑到当时正处于县级领导班子换届关键期,葛礼宏担心被人发现,但又不甘心放弃这笔巨款,思索再三后,他与李某约定将钱暂时存放在李某处,并说好“随用随取”。葛礼宏笃信,李某的企业在汉源、在自己的地盘上,能够完全掌控,不怕他反悔。

  就这样,葛礼宏在盘根错节的利益关系面前乱了心智,在形形色色的诱惑考验面前失去防守。作为党员领导干部,葛礼宏不但不主动净化社交圈、生活圈,甚至将“朋友圈”变成了腐败“利益圈”,结果只能是“以利相交,利尽则散”。

  任性用权,破坏一方发展环境

  伴随着职务的晋升,葛礼宏身上的骄纵之气越来越重,逐渐把组织的信任当作任性用权的底气,把分管的工作当成揽事揽权的平台,千方百计谋取私利。

  2018年底,葛礼宏牵头负责汉源县“雪亮工程”项目。作为时任县委常委、政法委书记,他在项目建设中拥有很大的话语权,心中也盘算着如何从中“大捞一笔”。招标过程中,葛礼宏通过中间人认识了重庆某科技公司负责人柯某,随之便与其达成“场外”合作协议,柯某向葛礼宏许下了300万元的高额“返点费”。

  但招标过程却并没有像二人想象得那么顺利。第一次,柯某公司没有拿下设计标的,葛礼宏便向本已中标的公司打招呼,强行让对方让出标的;第二次,因柯某公司工作失误导致施工标的流标,葛礼宏又专门找到项目负责人,称“下次你要到现场盯着,绝对不能再出岔子”。在葛礼宏的一路“保驾护航”下,柯某的公司最终中标该项目。

  2020年7月,汉源县工业园区遭遇泥石流灾害,应急抢险和重建工作刻不容缓。作为时任县委常委、县政府常务副县长,葛礼宏牵头负责此项工作。在招标过程中他无视“前期负责勘察设计的单位不得纳入施工单位名单”的禁止性规定,在多人反对的情况下,坚持将此前与他有过“合作”经历的四川某勘察公司纳入招投标备选单位的抽取名单,并指使工作人员暗箱操作,硬生生将项目交由该公司实施。

  多年身居汉源县重要岗位,葛礼宏觉得自己付出多、贡献大、资格老,这种自负自傲的性格,让他觉得自己在汉源没有什么事情是“摆不平”的,甚至为了帮助别人承揽工程,他还将“招呼”打到了邻县,其蔑视规则、为所欲为的做派可见一斑。

  葛礼宏把个人意志凌驾于纪律规矩和法律之上,严重破坏了一个地方的发展环境,让自己在腐败的泥潭里越陷越深。经查,2011年至2021年,葛礼宏利用职务之便,多次为他人在工程承揽、贷款担保、工作安排、职务调整等方面提供帮助,收受他人财物共计678.5万元。

  花样敛财,处心积虑不过是掩耳盗铃

  在反腐败高压态势下,葛礼宏经常琢磨“安全”的敛财手法。

  2020年,一名企业老板周某某邀请葛礼宏共同出资承接汉源县商品混凝土运输业务,承诺所获收益平分。葛礼宏认为,只要自己打声招呼,承接业务完全没有问题,稍加思索后便答应下来。随后,葛礼宏与周某某各自出资20万元购买了两辆运输货车开展运输业务。在葛礼宏的运作下,二人承接了不少国资平台公司的运输业务,一年的时间便赚取了90余万元的利润。

  任某在2020年7月邀请葛礼宏一起炒股,提出由他提供资金和证券账户,葛礼宏安排人负责股票交易,若亏损则由任某一人承担,有盈利则双方平分。面对这种“稳赚不赔”的交易,葛礼宏一口答应下来。随后,任某转入66.5万元作为股票交易资金。至任某因涉嫌行贿被立案调查并采取留置措施时,该股票账户总资产已达144万余元,盈利78万余元。若按照约定,葛礼宏应分得39万余元。

  葛礼宏一边大肆敛财,一边却又想营造个人良好声望,避免落下权钱交易的恶名,于是他处心积虑伪装自己,甚至想到用“代存保管”的方法来继续谋私利、捞好处。

  2021年2月,任某得知葛礼宏打算在成都购房,便约葛礼宏在汉源某酒店见面。见面后,任某表示自己准备了88万元现金,作为对葛礼宏买房的“一点心意”,感谢其多年来提供的帮助。见任某如此“仗义”,自己又正是急需用钱,葛礼宏便欣然接受。然而,在随后的交谈中,葛礼宏得知这88万元现金是任某直接从银行取出的,他担心风险太高、留下把柄,于是让任某将钱先拿回去,表示“以后有需要再说”。任某早已摸透了葛礼宏的心思,知道他的担忧,随即将100万元存入自己岳母的银行账户,并告知葛礼宏已将之前准备的88万元凑整为100万元,并以自己岳母的名义存在银行卡上代为保管,将来这笔钱就作为葛礼宏儿子的创业发展资金。任某的安排让葛礼宏大为满意,当即吩咐任某“安排妥当,以后有需要的时候再取用”。

  实际上,早在2017年,就有信访举报反映葛礼宏与任某之间存在不正当经济往来。当时得知消息后,葛礼宏担心东窗事发,便主动从此前收受的一笔12万元贿款中拿出10万元退还给任某,并通过岳父将之前所收的30万元退还给了相关行贿人。在得知任某接到市纪委监委的谈话通知后,葛礼宏匆忙将任某约到汉源某酒店见面,要求其不得向纪检监察机关交代两人之间的不正当经济往来,妄图以此掩盖其违纪违法事实。殊不知,这种对抗组织审查的行为无异于“作茧自缚”。

  直到被留置,葛礼宏方才如梦初醒,懊悔不已。他忏悔道:“奢求时光能够倒流,拼了命也会去弥补那曾经犯下的错。”怎奈时光不能倒流,如今的他,只能在漫漫的铁窗生涯中反思自己可悲可叹的过往。(通讯员 钟超 詹婵媛)


葛礼宏忏悔录(节选)

  剖析我违法犯罪的根源,是自身思想这个“总开关”出了问题,人生观、价值观、权力观严重扭曲,不遵纪法、不知敬畏、不存戒惧。现实诱因是多方面的。

  一是不良爱好成祸端。20多年来,打牌成了我的一大人生爱好,这东西沾上了就会上瘾。我是领导干部,有爱好就有人投其所好。久而久之,我底线失守,红线逾越,造成了无法挽回的结局。如果我选择陶冶情操,参加有益身心的活动,我的生活将是另外一番景象,那样该多好啊!

  二是为了家庭谋求私利。怎样为家庭打基础,为孩子谋未来,这些想法指挥并控制着我的行为,私欲开始膨胀,权钱开始交易。然而,走偏了道,用歪了心,图小利失大德、顾小家失大家,终将得不偿失,付出更为惨痛的代价,给原本其乐融融、令人羡慕的家庭带来难以想象、无法抹去的伤痛。

  三是朋友圈中放纵自我。我没有把握好领导干部与人交往的边界、尺度,抵不住诱惑,经不起考验,守不住底线。随着职位越来越高,手中权力越来越大,找我帮忙的人越来越多。平时,我总是电话不断,身边不乏新老朋友、商人老板。我的餐饮娱乐、喝茶打牌自有人安排。无论在汉源还是在成都,我在哪里,哪里就是中心。时间一长,我开始飘飘然,乐于享受鞍前马后、前呼后拥的感觉。我也投桃报李,朋友所托大事小事,我都有求必应,一概办理,最终倒在了精心维系的“朋友圈”中。

  四是居功自傲,任性用权。我在汉源县经历多个领导岗位,自认为能力强、水平高、经验足,总是行事大胆,敢于拍板;自认贡献大、资历老、付出多,总是说一不二。我没有把纪律规矩放在心上,而是凭借领导对我的信任揽事揽权、自作主张,用手中的权力轻而易举地办了私事、谋了私利。权力一旦失去约束,就如一辆失控的汽车注定要惹出祸事;权力与利益捆绑,必然走上违法犯罪的道路。

  五是思想蜕变,初心迷失。党的十八大以来,反腐利剑高悬,我却胆大妄为、肆无忌惮,结果是咎由自取、罪有应得。组织培养了我,我却没有自我革命的勇气,忠诚老实的态度,承认错误的决心,给自己的前半生划上耻辱的句号,给自己的后半生留下沉重的枷锁。

  我的违纪违法问题触目惊心,极其严重。我的行为败坏了党的形象,污染了地方的政治生态,损害了公平正义。组织的教育挽救,让我坚定了面对现实、接受改造、重新做人的信心。我将自觉服从组织处理,依法接受审判,认真服刑改造,真诚洗净罪恶。